"Team der PBS"
"Team der PBS"


负责人 Sabine Köster
负责人 Sabine Köster
心理学硕士,心理咨询处负责人

自2000年起在心理咨询处担任咨询师。海德堡心理学专业毕业。海德堡国际系统治疗社团(IGST)系统治疗师培训。

我的简介
从地理位置上说,我的人生轨迹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在东威斯特法伦的一个小城长大,1989年搬到海德堡开始了大学学习,至今一直都是一个“自豪的海德堡人”。
大学专业上的选择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在教育学、社会学和民族学专业完成了第一学期后,我就已经知道我需要更换我的专业:诸如通信科学、戏剧学、音乐治疗、舞蹈治疗和理疗等学科都是我考虑的范围,最后我选择了心理学硕士的专业。决定原因主要是我想从事一种充满创造性和多样性的职业。
比起讲座和讨论课中的学习,更重要的是我在学习的同时做的各种实习:在环境心理学、教育咨询、家庭心理治疗和心身医学领域。
学生时期打工的经历也让我收获颇丰,比如做售货员,在工厂帮忙,在玉米种植地做农活,科研助手,管理幼儿兴趣小组,在一个品牌研究机构做采访员,还有做难语症治疗师。
从今天来看,我的业余爱好对我生活的帮助也非常大。比如跳舞(尤其是现代舞)、音乐(笛子)、书、茶、饼干,以及“社交活动”(游戏之夜、徒步、看电影戏剧,煲电话粥等等)。
1997年是至今我的人生中最丰富的一年:我先是取得了心理学硕士学位,紧接着就成为了一个孩子的母亲(后者对我生活的改变要比前者大得多)。在体验了18个月做母亲的幸福之后,我重新回到了我的工作中。我先是做了心理治疗专业书籍的编辑,然后在曼海姆大学生服务中心的心理治疗咨询处做心理治疗师,现在是卡尔斯鲁厄大学生服务中心的专职心理咨询师。
我很喜欢我的工作,和前来咨询的人还有我的团队一起工作。作为一名系统心理治疗师,我希望能让咨询者了解他们内心的障碍和陷阱,发现他们新的思考和行为方式,用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朝着自己的目标发挥自己的能力,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而不被恐惧、内疚和愤怒所驱使。

联系方式
sabine.koester@sw-ka.de

Claudia Lauer
Claudia Lauer
心理学硕士, 心理医生

自1999年始在咨询处工作。1987年毕业于曼海姆的大学。有多年任职于精神病院的经验。进修过谈话心理治疗培训及荣格心理学。工作于自己的心理治疗诊所。所感兴趣重点人群: 自我尝试找准方向的青年,哪些造成了对他们的不确定,混乱迷茫及阻碍,哪些造成了他们的烦闷,没有安全感,有压力和力所不及。

我的生平
尽管有时候我也会在内心里抱怨一下我的工作,但是我确实没有想过有什么别的工作比我现在的工作更适合我。25岁时我开始 在大学学习心理学,之前我做的是别的工作。我也曾自问:这份工作适合我吗?换工作意味着一切又得重新开始,这值得吗?我真的应该用风险去交换安稳吗?而正确的道路是什么?

我的地理足迹从巴登南部延伸到弗莱堡,斯图加特和曼海姆,最后落脚于莱茵兰-普法尔兹州——我和我的先生住在兰道(Landau)附近,从1989年一直住到现在。最初在大学学习期间我把重点放在组织心理学上,之后,在了解不同的工作领域后我将重点放在了临床心理学上。

心理治疗现在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工作,有时候简直成为了私人的事情。我们在外部遇到的很多问题,如: 和伙伴之间,和原生家庭之间,在学习上,和讲师及考试上,在钱的问题上,孤寂。这些例子是自我内在表现的反映。有时候一场具有冒险性的激动人心朝着内心朝着自我的旅行是必要的。如一位荣格心理学女心理学家玛丽-路易斯﹒冯﹒弗兰斯(Marie Luise von Franz)所言:“对现代人来说,一场无与伦比非常值得的冒险也许是找到其内心。”它是唯一的,独特的或是简单个体的冒险——而并不是大众“旅程”。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失常,心理问题或是长期的失落感既不是一种疾病也不是什么恶劣的事或是自卑的诱因。而是由内在产生的一种不协调有冲突及未知的迹象。它阻碍了自我发展和找寻自我道路。因此干扰实际上被看作受欢迎的信号并且心理学治疗正是自我进一步发展的指路牌。无论什么问题,就算大部分被心理压力所逼迫,也有一个动机,与自我紧张地抗争。

关于我的职业就说这么多吧。我的爱好之一是整理花园。我们接手的花园曾荒芜一片。它挺大的,所以令我遗憾的是,刚开始我只能做最必要的事。其间我还挺感激这个经验得来的方法,正是这样花园变得繁盛美丽,缤纷多彩,不断崭新的变化又带来新的惊喜,如此赏心悦目。而这也让我找到了与我的心理治疗师工作相似之处: 我关心着生长之处所需要的必备条件:空气,光和空间。紧急的状况下我也清除荆棘,藤叶,乌头。当地面干燥,我便浇水﹔当有不足,我且施肥。此外,让它们自己茁壮生长茂盛吧,一切本质都是由自己衍生的自我发展,而那是我所想象不到的美好绚丽。

联系方式
claudia.lauer@sw-ka.de

Randolph Rüba
Randolph Rüba
心理学硕士

在兰道学习心理学,2000年获得硕士。做过两年心理咨询实习,之后完成硕士论文(论文题目为《有需求却不做心理咨询的理由探寻》) 2000年4月,当时作为正式受雇的应届生在韦因海姆家庭心理学学院(IFM)进修了家庭系统治疗。

我的生平:

1971年4月26日,我出生于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的伦茨堡。从那时起因为父母职业的关系我们多次搬家。所以我是在这些地方长大的:不莱梅,金斯顿(纽约州),汉诺威,黑伦贝格(斯图加特南部),罗利(北卡罗来纳州)和高地村(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为了能回到家乡,我在北德克萨斯州大学完成了我的“高考”。在自行车行做销售的一年也是我深思熟虑的一年。经由ZVS(大学空位分配中心)我了解了普法而茨地区的兰道并且在那读了大学。这是一所小而朴素的大学,每个人都彼此认识,女性占据了百分之八十——与卡尔斯鲁厄正好相反。

很平常的,吸引发展成兴趣,我对心理学兴趣主要在人们的行为动机,特别是犯罪行为。所以我带有明确目的开始学习,以后可能在警察局或者在特工部作为一名法医心理学家工作。一次与一名总督察长时间理性交谈之后并且在临床心理学积累了不同经验使我放弃了最初的打算。

我从未认为自己有兴趣在“自由经济”中工作(也许须西装革履,做幻灯片演讲),所以我开始对成为临床医学家的职业蓝图而兴奋。1998年6月起我作为实习生在PBS工作。在实习期间我所学到的让我想要继续进修。刚开始我想要做关于个人中心治疗的培训,但是因为对自己的了解,特别是2000年四月作为正式员工工作,于是,2001年我开始在韦因海姆家庭心理学学院(IFM)进修了系统治疗。让我一直惊讶(最后令人鼓舞)的是代代相传间心理和人际关系怎样错综复杂的相联,而什么样的资源对于这种模式又可以作为依据。

如果我没有成为心理学家,我会成为一名音乐家。我会弹钢琴,吉他,打鼓,唱歌,也谱写各种风格不同的乐曲: 从新民谣,硬式摇滚,垃圾摇滚,流行乐,情绪摇滚到爵士,迷幻爵士,古典乐曲……各式各样的。

在实习期接近尾声时我在PBS撰写了硕士论文。题目为《有需求却不做心理咨询的理由探寻》。对我来说,常常发生的事是,对心理治疗的成见。然而,最重要的却是消除来看心理医生的病人们对心理治疗的成见。

联系方式:
randolph.rueba@sw-ka.de

Kristin Dörner
Kristin Dörner
心理医生

从1999年起我开始作为心理医生工作。中学时候我就想成为一名心理医生,直到今天我都很庆幸我选择了这个行业。当然也有这样的时刻,曾让我一度怀疑自己的选择,有一个阶段我很后悔没有学医学。有时我也曾懊恼,因为它对我来说显得太理论太精确化了。不过之后呢,有我感兴趣并给予我动力的课程,推动着我在寻找理想的路上继续前进着。 我非常了解大学学习中的高潮期和低谷期,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规划的职业蓝图是成为一名咨询师,为大学生们在生命中这样重要却很困难的时期提供支持。

我的生平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在临床工作。这期间我接触到不少青年人群,让我觉得十分宝贵并丰富了我的人生经历,我确实很喜欢做这个工作。经常出现的主题是这些:父母离婚;人生设计规划的发展,或者是这样的主题:怎样对待失败,失望和伤害,与此相联的作用对自我价值感也有影响。
此外在谈话中很多问题都显露出来,也设法给予答案和解决方式。我想在工作中做什么? 我是谁及我自身的愿望,兴趣和诉求是什么? 怎样知道自己的极限?怎样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能从哪里建立新的联系?如果事务繁多,我力不能及,又要怎么做呢? 面对失败和分离,我应如何对待?
对我来所,危机也是机会: 改变,尝新,最终成长。人们常常通过新的另一种观点以及方法去解决困境。我的意见是,只有交流想法并针对此提供帮助,才是真正的帮助。其中关键的一步是与别人交流想法,当然前提是此人与此无关且不感情用事。

个人资料
1979年出生于汉堡也成长于此,是家中老幺。出于对异国和异国文化的兴趣,我曾在美国和西班牙各居住过一年。旅行是我生命中最热爱的事之一,所以我经常背起背包长时间在路上,去到远方。出于个人原因,三年前我从北方来到德国南部。我承认,我在这里感觉很好。可惜大海离这里有点远,不过我也爱山,这里的山峦比此前更靠近我了。

职业生涯

  • 2010年起成为咨询师
  • 1992年——1998年 在汉堡大学学习心理学并获得硕士
  • 1999年——2007年 在巴特布拉姆施泰特的心身医院实习,实习重心在不同领域: 厌食症,忧郁症,人格障碍,焦虑症和强迫症
  • 2002年——2003年 在石勒苏益格- 荷尔斯泰因州精神病院进修一年,工作重点是成瘾症
  • 2007年——2010年 在巴德贝尔格察贝尔恩医院,精神病康复和耳鸣中心担任心理医师
  • 2000年——2003年 在巴特布拉姆施泰特心身医院进修治疗法,进修重点为行为治疗
  • 2004年——2005年 在巴特布拉姆施泰特心身医院进修团体治疗法
  • 2005年——2007年 在柏林AWP进修辩证行为疗法

联系方式
kristin.doerner@sw-ka.de

Antonia Wöhrlin
Antonia Wöhrlin
心理学硕士

我的生平
我的治疗学教育始于在普法尔茨地区兰道的大学学习。之后我决定在兰道的大学心理治疗门诊部心理治疗继续教育进修部进修心理治疗特别是行为疗法。在门诊部我既提供咨询(2014年起,心理咨询方面)也作为治疗师工作。目前在继续教育进修部我主要接触的是这样的病人:承受着恐慌发作和不同的忧虑,以及身体查不出病症却全身不适的病人。
我在一家心身康复医院工作多年(2010年-2014年)。之后,我决定将重点转向青年人群。一方面我自己了解这样的怀疑阶段,另一方面曾做过青年团团长的我知道,要察觉人生的一些阶段有多困难,但所需要的各方面的帮助又是多么的重要。就此而言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位上师,站在山峰高处知了所有并能做一切。我更倾向于自己作为领路到山顶的向导,也许途中从另一角度会发现之前没有看见的新路和小路。在行囊中我装上对同行的人的兴趣,理解,对徒步的喜爱以及足够的幽默,有时候幽默能让长途变短途。
我职业的动力源于很多有趣的人际接触。这些让我的人生充实。这事情是关于什么的,去分担痛苦,一起走过困难时期,卸下负担,一起庆祝成功并有勇气为了新事物改变——因此从内到外自由感油然而生。这与“到达”联系不深,更多的则是,在路途上的作为。在我看来很重要的基础一点是接受性的宽度。也就是说:“不要一直有这样感觉,必须做正确的事。”

联系方式
antonia.woehrlin@sw-ka.de

Adrienn Csernus
Adrienn Csernus
[F]心理学硕士,继续作为深度心理心理治疗师深造[/ F]

[F]我的生活[/ F]
我主要在卡尔斯鲁厄和该地区长大。与此同时,我搬到普法尔茨州的兰道进行心理学研究,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我很早就下定决心,渴望学习心理学,然后作为心理心理治疗师进行进一步的训练。学业只是一个工具 - 它太理论化,太科学化,太远离现实的人。
直到今天,我对人类行为的原因着迷。人们在成长过程中获得的保护机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事实上我认为,例如,不同的行为模式首先是功能性的,只有在生命的后期才成为问题(可能成为)。
与咨询寻求者一起寻找导致他们痛苦的原因,如何影响它,以及最终如何更好地了解自己和他人,这是一项令人兴奋但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令人兴奋,因为治疗师的职业 - 我认为 - 永远不会觉得无聊。每天我都会遇到可能有类似负担的新人,但每个人都会带来自己的创造性的生活故事,这意味着要共同探索。这正是挑战出现的地方:尽管我们经验丰富,但我们是个人的,但我们永远不会没有经过深思熟虑的关系。同时,对于寻求建议的人来说,这也是一个挑战:认知自己并不总能带来快乐。通过这种方式 - 可能对我自己 - 我想要带领大家走的更远。

Charlotte Schmidt
Charlotte Schmidt
[F]心理学硕士,未来的心理治疗师(专长深度心理学声音心理治疗)。自2018年秋季以来成为咨询中心的员工。曾就读于开姆尼茨,莱比锡和美国。具有精神病和心身诊所的专业经验和门诊心理治疗的实施。[/ F]
[F]我的生活[/ F]
在海德堡长大,由于学业我搬到了开姆尼茨学习心理学。主题的选择对我来说并不容易,我的兴趣十分广泛。最终,我跟着我的直觉以及我在我最喜欢的学科(医学)的领域没有学位的事实做出了选择。在我的学习期间,总会有一些时候我质疑我的学习选择。有些模块没有引起我的兴趣;总的来说,心理学研究只是部分符合我的想法。但是,我坚持自己的选择。一方面,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想再学习另一个。在另一方面,我在大学实习的时候以及专业和相关的非专业的兼职工作中越来越多地想要从事治疗工作!在哪里开始我的硕士研究以及未来的治疗师培训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很难。从我的个人经验我知道在摇摆不定的时候做决定,并且要注意自己的需求,愿望和想法,而不加入想象和别人的期望是多么艰难。

即使我不觉得治疗工作容易,但我可以说我很喜欢它。我总是觉得通过治疗案例来了解周围的生活世界以及不同的观点和看法是令人兴奋的。

在我以前的工作我在住院及门诊区域处理过人们的心理压力和问题,例如治疗由于情绪抑郁,孤独,恐惧,强迫,自尊的就业或培训,关系危机,寻求帮助身体不适的分离或损失,冲突的问题(心理)的感情。作为一个治疗师,我把自己当作他们在生活中的困难阶段的同伴,在潜意识过程的帮助下理解当前症状,感知和体验模式可以亲身领悟和质疑,从长期来看形成换位思考和体验以及领悟新的经验。

Katharina Gies
Katharina Gies
[F]心理学硕士[/ F]

[F]我的生活[/ F]
我叫Katharina Gies。我出生在遥远的北方德国,在经历了几次搬家后我搬到了莱茵兰沿北海海岸(自那以后也最长的时间,这使我成为一个北方人)也是我的第一次上大学的地方。经过两个学期的医学后,我不得不承认,我对“非有形”人类特性的兴趣占主导地位。这就是为什么我转向我心爱的心理学,我在基尔渡过了快乐的学习生活。完成学业后,我的帮助和支持他人渡过充满挑战的时期的愿望使我接受了心理治疗的进一步深造。我于2013年在波恩开始这项工作,专注于行为疗法。在医院以及门诊治疗的工作经验使得我的愿望,帮助并与其他人共渡难关,进一步增强。

与此同时,由于爱情,我从莱茵兰搬到了阳光明媚的巴登。在这里,我自2018年夏天开始在卡尔斯鲁厄大学生中心的心理咨询中心的工作。来到咨询中心的人的多样性使得这项工作对我来说非常有趣。我的耐心以及开放是我一直以来提供的帮助。在这过程中,我将自己视为一名开拓者,一起在各种各样的有时甚至是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寻找出路。

除了心理或心理治疗工作的经验,我很高兴我在大学以及深造期间获得的其他的工作经验:作为清洁共,供应商,在健身房和医院的服务生,展会守夜,保姆和农场工。我在此期间认识的所有的人极大的丰富了我的眼界,我期待着更多的发展。

Jessica Büchler秘书
Jessica Büchler秘书



卡尔斯鲁厄的心理咨询处
Rudolfstraße 20
76131 Karlsruhe
pbs@sw-ka.de
电话: 0721 9334060
传真 0721 9334065

如何找到我们
城市地图

报名
周一至周五 9点 - 12点
(请您注意:处于组织方的考虑,预约都将通过电话或者亲自预定。)